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百零一章 坚守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虽然已经是七月,但天气还是有些闷热,校场上乌压压的集结的兵士们都衣帽整齐,任凭脸上的汗一滴一滴的流下,也没有半点松懈。

    刘梅宝拉着卢舫的手,感觉孩子的手心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“小船,怕不怕?”她顿下来,看着卢舫问道。

    卢舫也穿着严整的夏军服,戴着头盔,越发衬得脸小,他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,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他大声说道,“爹说过,爹要是不在了,就由我来保护娘和妹妹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铁勺从后面站过来,他也是和卢舫一般的打扮,因为年岁比卢舫大,块头也比卢舫大,手里抓着一根木棍,看上去倒有几分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梅宝伸手帮卢舫系了系脖子里的红巾,点头说道,“爹爹不在了,你就要替爹爹担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刘梅宝说这话,伸手指向外边,那里整个校场已经集结了四块方队,队列前方将官们也正在肃立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便是你爹爹的责任。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卢舫虽然根本不懂这责任是什么,但还是很郑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娘,我会亲自去接爹爹回来的。”他大声说道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刘梅宝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,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她站起身来,拉着卢舫向校场缓步走去,“你现在要代替你爹,让大家看着,咱们卢家不会倒,咱们山西不会乱。”

    看着出现在台上穿着一身诰命服的刘梅宝,再看她手里拉着的小儿,校场上瞬时安静下来,连四周围观的群众也都屏气。

    虽然卢舫跟着卢岩常出入军中,但这种校场点兵的场面他还是头一次,站在台上看着下边肃立的将士,就是大人也忍不住会怯场,更别提他才是个不满八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卢舫看着台下,不由咬紧下唇。

    “小船,王先生是怎么教你的。”刘梅宝低声对他说道,一面握紧他的手,“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船,去,告诉他们。”铁勺大咧咧的说道,一面将棍子抱在身前,摆出大马横刀的样子,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。

    卢舫点点头,松开刘梅宝的手,慢慢的站出来几步。

    “我爹爹那边遇到危险了..”他大声说道,声音明显的颤抖,但并没有停下,“..这没有什么,只要鞑子在一天,所有人都会有这么一天….”

    王墨站在台下,看着卢舫,面带赞许,难为这个孩子在短短的时刻将这些话都背下来,虽然有个别的忘词丢句,但这已经很超出王墨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“…我爹在,我们保家卫国,我爹不在,我们也是保家卫国,我年纪还小,这次不能亲自上阵杀敌,但我留下的大家一起守城,救我爹爹的事就有劳出征的将士们了…”

    “只有杀光那些鞑子,我们所有人,大人..还有孩子..还有孩子的孩子,才不会有危险..”

    “….我们杀敌,哪怕剩下最后一个人,都要杀敌,要让那些鞑子知道,我们不害怕,让他们不敢侵犯我们一步…”

    伴着清脆的颤抖的童声,校场上慢慢的响起一声声的杀敌杀敌。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大,一浪高过一浪,所有的将士们都将手中的武器挥舞起来,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他们以前没有害怕,没有畏惧,如今亦是如此,今后也将如此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伴着这一声吼,从土墙豁口跃出的兵士似乎是一瞬间排成三队,个个侧身握枪面对冲过来的鞑子齐齐刺出。

    惨叫声兵器铁甲相撞声又一波的响起。

    到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杀红了眼,面对将各种兵器挥舞出花来的敌人,那队伍依旧牢牢的保持着,他们似乎看到敌人,又似乎没有看到,不躲不闪不避不让,就是不断的抬枪刺出抬枪刺出,所求的只是在对阵的一瞬间比对方快准那么一下。

    这在战场上已经是足够决定生死的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不断倒下的人,鞑子们面上都难掩惊惧,他们早就知道对战的是山西兵,上头已经详细的研究过山西兵的战术习惯,知道这些山西兵是又凶悍又胆小。

    凶悍是在战场的从来不怕死,胆小是就知道一群人刺杀,而从来不真刀真枪的大家你来我往的对战个痛快。

    这真是让人痛恨不已又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冲到土墙前的鞑子已经倒下一片,其他的地方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到最后大家都是拼刺了,双方都是长枪大戟,一排一排,恶狠狠列阵而战,长枪互刺,到这时候已经没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