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七一三、大道之行天下公(一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咦,马大保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?”

    马大保扇着蒲扇,乐呵呵地反问,在他身后,跟着一个六七岁大的男孩,因为畏惧生人的缘故,用力扯着他的衣襟,略有些紧张地看着与马大保打招呼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身材瘦高的马大保,如今已经明显发福了,毕竟是人过五十的年纪,他身后的男孩长得与他很相似,圆嘟嘟的脸上泛着红润,看上去煞为可爱。与他招呼的是齐牛,蹲下身躯用他的大眼睛瞪着那男孩:“小子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因为齐牛体型甚壮的缘故,小男孩吓得慌忙向马大保身后躲,马大保拦住齐牛,有些不悦地道:“比力气比不过我,便来吓唬我儿子,老牛上将,你可是真有出息!”

    齐牛顿时眼睛红了,伸出一只胳膊:“来比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老了,可不和你比,我都过五十了,你呢,才四十多!”马大保拿蒲扇把齐牛的手拍开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马大保一辈子都是闷子,见到官根本不出声的,唯独在齐牛面前,他不但泰然自若,而且还能挖苦嘲笑,让齐牛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一身军服的齐牛,因为还是现役军官的缘故,没有留胡须,也没有恢复长发,仍然留着短发。华夏朝对于留什么样的头发是没有太大的讲究的,无论是留过去大明时的发髻,还是按着华夏军的规定留着板寸,只要不是金钱鼠尾这类的让人恶心呕吐的奇异发型,都不受朝廷的干涉。

    但是在华夏军中享受了短发的凉爽洁净之后,很少有人愿意再把头发留起来的,什么身体肤发受之父母剃之不孝,已经被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事取代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小子,没料想你老马竟然老树也开花了!”齐牛拿马大保没有办法,便又将目标转到了他身边的男孩身上:“小子虎敦虎敦的。倒是扎实,就是胆儿小了些,送我那里带上几年?”

    齐牛如今有三个女儿,却没有生儿子,对别人家的儿子眼馋得紧,看到男孩便想带回去养上几日,就是连俞国振的幼子,隔三岔五也被他拐去养几天。每次都被俞国振骂没出息。

    虽然华夏允许三妻,这也是在多年混乱和战争、青壮男子大量减少后的必然选择,但是齐牛却唯有一个妻子,他的惧内在华夏朝比较著名,因此也没有纳妾。华夏朝的高官中惧内的不少,将岸、齐牛一个次辅一个军团司令都是如此。遑论他人,这让一些旧文人背地里编段子笑话华夏朝。

    明眼人却知道,这是随着华夏朝女子的经济地位提高的必然结果。女子可以抛头露面赚钱养家,便不用象以前那样依附于男子。

    马大保却不知道齐牛有这个爱好,笑嘻嘻地道:“老牛将军你身上有杀气,他还小,自然怕你,在家里他可是人王,没人敢惹他。横着呢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说话的时候,就见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“老马,你也是来参加此次公决会议的?”齐牛转回了话题:“哪一方推举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铁道,这么多年未见,你不知道吧,我如今是铁道兵团第一位甲等技师。”马大保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:“单论基础薪水级别,比你这个二星上将还要高!”

    “行啊,老马,当真看不出来!”齐牛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成为甲等技师。绝对不比从百万大军中脱颖而出当上将军要容易。齐牛很清楚这一点。华夏朝所有人的基础薪水,都按照自己的级别套。甲等技师就相当于部队里的上将——当然,论起实际收入,上将肯定是要远胜过甲等技师了,毕竟双方还有各种津贴上的差别。但马大保当初逃到山东之时,只是一个快要饿死的瘦汉子,年纪也大,连想加入虎卫都不成,他们成为甲等技师,别的不说,上夜校补课就不知要花费多少精力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带着小娃儿来这里,不免太不正经了吧?”齐牛又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带着他来见见世面,那边有家人在,过会就交给家人带去玩。”马大保笑道:“把这小子带进大公堂?我可不想成为明日报纸的头版。”

    齐牛也笑了起来,他举目向着被称为“大公堂”的大厦望去,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公堂”乃是华夏为公决而建起的大厦,在其中有一个能容纳数千人的会堂,还有数十个小会堂、食堂、店铺,此次联席会议,是它第一次投入使用。据说这也是高寿的雷老爷子的最后设计图纸,雷老爷子是没有亲眼见到它建成,但他的后辈孙子雷发达雷发宣兄弟两人,此次却都作为联席会议的参与人员到了。

    方才的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